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自在的<。)#)))≦

大隐于市,晓风慧明。

 
 
 

日志

 
 

专访韩国学者白永瑞:分裂的痛苦深入到生活之中  

2013-10-31 09:3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白永瑞是韩国延世大学历史系教授和国学研究院院长,韩国中国近现代史学会会长,主要的研究兴趣为近代东亚的文化认同和中、日、韩三国的亚洲观。

        很多年里,在人们的心目中,以电视、电影、流行音乐等为主体的“韩流”一直是韩国文化的代名词。而要说到严肃一点的文化,比如文学、史学、哲学、社会学领域,似乎在整个东亚范围内,还是以中日两国的学者为主,很少人清楚地了解韩国思想界的状况。虽然现在回过头去看,像文学界的黄皙、史学界的闵斗基等都已被认为是一代大家,但直到以白永瑞、白乐晴这两位“白教授”为代表的一批学者近年来频频出现在各国学术研讨会、论坛和大学课堂上,韩国思想界的轮廓才逐渐清晰起来。
说起来,这也是和韩国以及朝鲜半岛在历史上的尴尬地位分不开的,韩国首任总统李承晚就经常引用一句朝鲜谚语来自况,那就是“群鲸相争,小虾丧命”,而著名记者、普利策奖获得者大卫·哈伯斯塔姆则这样总结:“朝鲜是一个面积虽小却充满民族自豪感的国家。不幸的是,它不得不在三个更大、更强的国家——中国、日本与苏联——之间求得生存就像因为地理因素而不得不在德国与苏联的夹缝之间艰难求生的波兰一样,朝鲜的地理位置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它的命运。”(《最寒冷的冬天:美国人眼中的朝鲜战争》P53,重庆出版社 2010 年 11 月版)
无论是在帝国时代还是民族国家时代,朝鲜半岛难以摆脱的附属地位决定了它的文化与思想难以形成一种强大而独立的力量。然而正如我以前在分析地处欧洲边缘和夹缝的的里雅斯特时所说,这种地位有时候恰恰能促进对中心化思维定势的反思,从而为文化开出新的可能性。1990 年代民主化之后的韩国,无论是在通俗还是严肃文化领域,我们都看到了这种开放的可能性带来的繁荣。并且在这个“后现代”话语居主导地位的时代,来自边缘、他者的声音恰恰翻转成为一种创造性的资源,比如白永瑞的东亚史研究,就强调“以周边国之一的韩国的地位和作用为焦点,回顾东亚秩序的历史,展望 21 世纪新东亚秩序产生的可能性”。
白永瑞的《思想东亚:朝鲜半岛视角的历史与实践》以及白乐晴的《分断体制·民族文学》中文版于 2010 年前后在海峡两岸分别出版,或许可以说,两位“白教授”对韩国和朝鲜的关系以及以此为支点扩及东亚各国间关系的思考,对于我们今天以更具创造力的方式面对两岸关系,可以提供很多有益的启发。
        白永瑞现任韩国延世大学历史系中国近现代史教授及国学研究院院长。距首尔市中心仅 4 公里的延世大学成立于 1885 年,是韩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与首尔大学及高丽大学并称韩国三大超一流大学。白永瑞的办公室位于延世大学文科学院大楼内,密集的书架使得办公室里的空间显得格外逼仄。这间办公室,他已经使用了二十多年。书架上放着他和导师闵斗基的合影,显示了他的师承。就在朝鲜战争停战 60 周年前一周,我们来到延世大学采访白永瑞教授,话题涉及朝鲜战争、韩国和朝鲜关系、东亚共同体问题以及中国在东亚及世界的作用等。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