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自在的<。)#)))≦

大隐于市,晓风慧明。

 
 
 

日志

 
 

慈悲与虚无的底色  

2013-07-17 21:06: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开两朵,一朵是慈悲喜乐,另一朵却是虚无彷徨。
  
  于“瘦因吟过万山归”中,老孔带敬意提王度庐,称他把“孤独与侠义”这样带有本体询问意义的悲剧提升到空前的高度;推介朋友阿羊的诗时,赞赏他的诗句“雪地盛开着/如一朵硕大的虚无/我们是虚中之虚/无中之无”,亦即提到《俗谈》里面观点:“人存在的现实本身是无聊的”;又复于《生活的勇气》(《 普拉东诺夫》观后感)中进一步说出“生活是可怕的,但我们不敢说出这个真理”。
  
  还有许多。若仔细看,无论是追忆小学老师,或评议张春桥的少年诗作,指点江山也罢,闲情旧事也罢,这两朵花的影子处处凌乱映照。然而花虽是分两朵,根却是同源,这个源在《阿羊的诗》里初次浅浅提出,“没有和虚无搏斗过的人,就不可能真正具有博大仁慈的菩萨胸怀”;真正汇总却是在《生活的勇气》里,写出《普拉东诺夫》的契诃夫看清人类“逃避生活”的本质,孔庆东因而看到十九岁作者那颗菩萨的心。
  
  也唯有看到这个结束篇,才能击掌赞叹编辑的慧眼:能抽出此文标题冠之以书,老孔当引以为知己。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