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自由自在的<。)#)))≦

大隐于市,晓风慧明。

 
 
 

日志

 
 

静默有时,倾诉有时  

2013-11-05 10:3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依旧深爱着你。”印在封面上一句普通的内心独白,读起来轻盈,却在无意间回荡起了过往的情愁。时光如尺,游走在洒满阳光的边际度量着你我的距离。谁也抓不住时间的尾巴,正如无人可以透彻地理解那些过往文字除了散发着墨迹的幽香,还能品味出多少沁人心脾的回忆。 
    为了留住远去的斑驳,黎戈巧妙地造了一座别致的“厅堂”,前有风姿绰约的“艳曳”,后有他者生活模棱两可生成的“绿锈”,左有沉淀生活烙下的“水印”,右有文人轶事绽开的“莲悦”。青春有一张不老的脸,在生活和文本内外穿梭的黎戈为它定格,动静皆宜,自然通透,载满了他们说过的和我们想说却未曾说出口的。 
    欲望过多,现实手持尖利的刀朝着理想划出一道道伤痕。作为社会的动物,逃遁看似玩笑,尤其是过度引人关注的她们,好在尤瑟纳尔敢说她“谁也不是谁的谁”,也有张爱玲逆行于人群时小心翼翼、倔强的目光。世界残酷得让人窒息,暴力与柔情,专制与宠溺,没有杜拉斯的混合气质难以独挡突如其来的遭遇。直到踮脚望到前方幸存一枚温存的标尺,杨绛诙谐的笔墨描摹着乱世的不平之中掺杂着细碎的我们仨的小日子,生活有时会在粗粝的外表之下显现柔软的一面,只是稍纵即逝,一不小心丢失了老钱和阿园,人终究是孤独的,倾听之后便是无尽的静默。 
    她们的情感变迁、命运走向始终和若即若离的他者有着剪不断的关联,锈迹斑斑点染着虚空的境地。所有以独立写作为骄傲的女人最终却都以陷入男性的窠臼为终。托尔斯泰、马尔克斯、毛姆、内米洛夫斯基……他们笔下的女人们是生活原型的播撒与变形,天使与妖妇的形象交替不断地映射在瞳孔中,男人的情愫完全属于另一个世界,不合拍,隔着蝉翼般朦胧的臆想,即是偏执狂的介入,也难以听到一声豁亮的“咔哒”。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